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磊伦/天网不漏(序)

*ooc预警
*刑侦AU
*如有不合理纯属瞎扯 考据党慎入




*



一片黑暗里,少年茫然无措地跑着。

他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哪里才有光明,这走廊太长,好像要走一辈子。身后有猛兽正在追他,女人身上的芳香和酒味直冲脑门。

“——你逃不掉的!你们都逃不掉的!”

女人尖锐的话音传来,少年慌张地回头,白色长裙的女人拿着一把刀,从黑暗里冲出来,直直捅进他的腹部!

“老子名叫你爸爸——老子名叫你爸爸——”

邓伦从梦中惊醒,他猛然坐起来,把床头柜一溜儿的啤酒瓶碰倒,尚未完全清醒的他被放在一旁响个不停的电话吵的心烦意乱,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马思纯,他划过屏幕接通:“喂?”

“邓队,发生一起案件,畅轻路32号楼,发现一名女性死者。”

邓伦的瞌睡虫在听到案件这两个字之后全没了,他连地上的瓶子都没管,拿着手机,拉开衣柜,随手挑了两件衣服,“我现在就来。”




*



芒果市的秋夜总有点冷,一群值夜班或被吵醒的刑警堵在畅轻路32号楼下,因秋风带来的寒意结结实实地打了几个寒颤,或许并不因为冷,而是因为面前这具尸体。

“死者为女性,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初步判定死亡时间在三到七小时左右,也就是昨晚八点到今天零……”张若昀滔滔不绝的讲述被一声刺耳的刹车打断,他抬起头,看见邓伦从一辆小黄车上下来。

“邓队。”记录的马思纯抢了张若昀的台词,“你来了。”

邓伦点点头,目光扫视了一遍被圈起来的现场。一个女人双脚悬空,被一条粉色的礼物绸带挂在楼门前,一身黑色的长裙,法式蝴蝶结绑带的黑皮鞋,低垂着头,画面着实让人背后发寒。

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正在检查尸体的张若昀的脚下,那里散落着玫瑰花瓣,他唇角一抽,接过一旁小刑警递来的手套和鞋套穿上,掀开警戒线,避开那些花瓣,走到尸体旁边,“——真是有够瘆人的,致命伤是什么?”

张若昀把尸体的胳膊抬起来给邓伦看,邓伦定睛细看,在惨白的胳膊和鲜红的血迹的帮助下迅速进入状态,从一个半夜被吵醒因此精神萎靡的青年男子化身为一个为受害者伸张正义的人民刑警。张若昀继续道:“凶手在死者手腕割下了长达四厘米的伤口,导致动脉大出血,现场找到的几处血迹也能推断出血量大概是一千五百毫升,也证明了死者是因失血过多而死的。”

相机拍照的声音不断响起,不少同事蹲在周围拍摄血迹,楼道门上的血迹还散发着新鲜的血腥味。邓伦问,“死者还没死就被挂到楼道门上了?”

“没错。”张若昀略一颔首,“另外,吊在死者脖颈处的带子是一条丝绸,长度大概为两米,甚至还打了个法式蝴蝶结在下巴下方。”

邓伦蹲下来,捻起地上的一片花瓣,“是玫瑰花瓣吗?”

“是玫瑰花瓣。”马思纯没忍住,插了句嘴,“而且不是被血染红的,就是红玫瑰花瓣。”

“谁先发现尸体?有可能是别人洒的吗?”

“暂时还不清楚,发现尸体的人是这栋楼的住户,一个女高中生,先带回队里做笔录了。”

邓伦站起身,眯着眼看向披散长发、穿着印着仙鹤图案的黑色长裙的死者,撇除青紫的脸色,她长得很漂亮,是凌厉又夺人眼球的美,五官深邃,“死者头上那朵黄色的花……”

“暂时没发现异常。”张若昀道,“初步勘察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具体还要回队里做详细解剖。”

邓伦嗯了一声。他总觉得这场景透着莫名的诡异,被吊在旧楼门前的女人,满地的花瓣和血迹,黄色的小花与黑色的长裙,宛若一个黑童话。仪式感——他脑内闪现过这样的词语。

邓伦突然想到他尚未问到的细节,“死者身份确定了吗?”

“还——”马思纯答复的声音被打断,一个清亮的声音先她响起。

“是本市著名女企业家甄心。”

邓伦下意识回头望去,一个格子外套、牛仔裤的俊秀少年站在警戒线外,在几个小刑警过去把他拉走前,掏出了自己的实习证,对邓伦一笑:“你好,邓队,我是新来的实习生,我叫吴磊。”



-tbc-

稍有改动。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