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磊伦/天网不漏。


*预警移步tag内序
*大修前文

(三)



*


甄心的家位于市郊的一处开发区,偏僻而人迹稀少,治安也不算好,也不知到底哪里吸引了甄心。园子里栽种着怒放的四季玫瑰以及各种鲜花,地中海风格的装修,客厅里有一大面落地窗,在墙壁上还有几幅后现代主义的画作,随处摆放着成双成对的闺蜜物件,看起来很温馨。

出乎意料,艾琳·玛索和甄心住在一个房间,她们一起占据了整个二楼。二楼同样也有一整面的落地窗,一张大床摆放在最中央,一边放满各种粉色的少女心物什,一边摆着个画架,上面还有未曾完成的风景画。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合照,照片已经氧化发红,想必是很多年前用拍立得拍的了,甄心的脸还稍带稚气,穿着泰山的旅游纪念T恤和一个轮廓深邃、明显带有白人血统的白裙女孩比着爱心,笑得非常灿烂,这个女孩应该就是艾琳·玛索。

在甄心家里简单地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关键性线索,一切都非常正常。

“你认为甄心是怎样的人?”


“甄心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我记得她的穿搭有不少被时尚博主大肆夸赞过,但她自己的衣柜里却都是一些辣眼睛的衣服。”吴磊在走出甄心家门前道,“操刀装修的一定是艾琳·玛索,她的品味非常不错。甄心的病史上也没有精神分裂症,我想艾琳·玛索应该经常帮她决定出席重要场合的衣饰,或许在商业上还会经常给她建议。”

邓伦的目光停留在花园的某一个地方,他点点头,“也就是说,没有艾琳·玛索,很可能就没有今天的甄心,对吗。”

“闺蜜反目成仇的桥段可是挺多见的。法语的我爱你,和念的《丑小鸭》,又在暗讽些什么?嗡——”

邓伦的手机再次振动。他打开来看,是大张伟发给他的消息。

“昨天晚上,有人在七点看见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走进畅轻路32号楼,女子就是甄心,男子身份尚不确定。”

*

同一时间,芒果市刑侦大队刑讯室。

林六京对着面前这个得知甄心的死讯,情绪失控、几近癫狂的混血女子毫无办法,无论问多少个问题,她都概不回应,只是敲着桌子,要求看一看甄心的尸体。可张若昀还正在进行解剖,给死者因得知死者死亡而大受打击的亲密好友看死者血淋淋的器官,不更是雪上加霜?

她只得走出来,招呼专攻刑讯方面的白敬亭进去,看看能不能拖延时间——刚才艾琳·玛索已经差点把手铐给摘了,再这么下去,她能把整个刑讯室砸了也说不定。魏大勋捧着笔记本电脑,翻找着甄心公司的资料,试图找出些什么疑点来,看见林六京一脸颓样,便也问候几句:“那老外怎么了?”

“跟耳朵聋了似的,一直要求中断审讯过程,还扬言出来之后要找人打我,就是要现在看甄心的尸体。”林六京无奈地耸了耸肩,“但二哈还在那儿缝合尸体呢。”

“喔。”魏大勋了然点头,林六京的手机恰好响起,她朝魏大勋颔首示意,便走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魏大勋纵使竖起耳朵,也只能听见林六京在那儿更颓、更无奈地嗯嗯啊啊,唯有最后一句“不行”音量放得格外大。

“林老又催你相亲啊?”

“是啊。”林六京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老一代的观念嘛,女人过了二十五就不值钱,我爸疯了似的给我安排相亲。”

“——不对吧。”魏大勋冲林六京挤挤眼,“你是喜欢伦儿,才……”

监控器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一声音量巨大的国骂,把魏大勋未尽的话语彻底打断,林六京冲到监控前,艾琳·玛索站起来,面容带着滔天的怒气,白敬亭站起来,身体前倾,正说着些什么,她忙戴上耳机,里头传来白敬亭不疾不徐的声音。

“我觉得你的汉语应该还不错,不然也不至于这么骂人。不用去看了,你的好闺蜜甄心,死的很难看呢。啧啧啧,血洒满整个楼门,把一个好好的花季少女吓得语无伦次。要我再重复一遍她的死状?青紫猪脸、血迹满身——”

“闭嘴!”女人的咬字带着些许异国的情调,她闭了闭眼,才坐回去,“你想要知道什么,只要能帮助警方尽快破案,找到杀害……心心的凶手,我都说、我都说。”

“你和甄心是什么关系?”

“好友,非常亲密的闺蜜。”

“昨天晚上,你在做什么?”

“一直在家里画画,等心心回来。”

“有人可以作证吗?”

“没有。”

……

在林六京专心地听白敬亭和艾琳·玛索间看似平静,却充满火药味的对话时,邓伦和吴磊回来了。

-tbc-

集训前最后一更 有点点少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