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磊伦/天网不漏。




*预警移步tag内的序
*含原创人物



(二)

*

“我深爱你,又厌弃你。”

*


张若昀发完消息,火速洗了个澡,打理完仪容仪表之后才进入会议室。

凌晨四点半的会议室一片群魔乱睡,大多数被叫来进入专案组的都是值夜班又有一定经验的刑警——白敬亭、魏大勋、大张伟、魏晨、马思纯、林六京……一清色的熟面孔,这些脸上也都带着一清色的疲倦,加上刚才大半个小时的现场勘察、整理证据,有些人干脆已经趴着呼呼大睡,只有倚靠在黑板旁边,揉着眉心的邓伦神采奕奕,格外不同。张若昀看了看,连吴磊这个半夜报道的实习生也在,坐在末位,耳边夹支笔,捧着个笔记本,一副乖乖的好学生样。

邓伦扫了一眼,看人到齐,便把甄心的证件照和尸体照都用磁铁贴在黑板上,唰唰唰在黑板上写下了“10.21甄心死亡案件”,黑板字写得苍劲有力,自带风骨。他屈指敲敲黑板,开口:“甄心是商业人士,加上不知道是谁爆的料,现在午夜新闻铺天盖地,虽然已经通知网警开始控制舆论,但加班族、修仙族太多,朋友圈和qq空间都开始疯转,被渲染得极有神秘色彩,影响力巨大,撒局勒令,五天内必须破案。”

“若昀,再说一遍解剖结果。”

张若昀站起来,简短地重复,“根据现场的血迹,判断畅轻路32号楼就是第一案发现场。致命伤在手腕,伤口长约四厘米,创口极细却极深,表面除颈部勒痕、手腕伤口,没有明显创伤,死者死前曾被麻醉和服用安眠药,如果没有特殊病史,据血液内残存物质来看,正常情况下一个小时,根据药物消化情况,大概是在八点左右服下安眠药。体内无体/液,排除奸/杀可能,死者身上也无财物,并且,在死者的肺部和膈肌间发现一颗肿瘤,良恶性尚不确定,死亡时间在八点半左右。”

“根据现场找到的血迹,确认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邓伦把张若昀提到的一些关键词写在甄心的尸体照旁,“我们已经调过甄心的履历。甄心,女,未婚,二十八岁,是个孤儿,出身于芒果市天使孤儿院,毕业于A大,所创办的真心品牌即将上市。”

“鉴于甄心的特殊身份,她的社会关系非常复杂,小白、大勋、六京,你们等下去甄心公司走访,最近甄心是否结仇。”

“畅轻路的监控恰好维修,思纯、魏晨,你等下去交警大队调一下附近路段的监控,是否有可疑人员和车辆出入。”

“大张伟,你去走访一下畅轻路附近居民,问当晚是否见到可疑的人、听到可疑声音。”

“散会。”

邓伦话音刚落,所有人站起来,纷纷往目的地走。只有吴磊没被提到,只得正襟危坐在位置上,不知所措。

“我已经申请到搜查令,吴磊,你和我去甄心家里。”邓伦走到他面前,眉头紧锁,“如果能从甄心的家里分析出什么,你就有待在专案组的资格。”

吴磊“蹭”一下站起来,眼神亮晶晶:“邓队,保证完成任务!”

邓伦看他期待的小模样,没忍住笑了,他迈开腿,“走。”

*


天边才刚露出鱼肚白,早高峰尚未来临,高速公路上车辆少得几乎没有,吴磊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邓伦专注地开车,为了不引起过多注意,这辆车是邓伦的私车,衣服也是邓伦的私服。他对邓伦的品味感叹几下,继而开始打量这辆车。

他来之前就打听过自己的上司。邓伦,二十九岁,芒果市刑侦大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队长,破获过多起大案,在整个东部地区赫赫有名。都说他本人脾气特好,为人也好,有英伦绅士的风范——但现在看,好像也不尽然。

吴磊的目光肆无忌惮停留在邓伦身上。未婚且没有伴侣,喜吃甜品,长期锻炼,缺乏安全感——

面对邓伦投过来的目光,他默默转头。还得加一条,警惕性强。

“能看出点儿什么?”邓伦把目光收回,问道。

“单身,爱吃甜品,缺乏安全感,警惕性强,长期锻炼。另外,你家境殷实,有一个温和儒雅的父亲,但聚少离多,长期和母亲住在一起,你的母亲控制欲很强,到了一种扭曲的地步。年长以后,你自己一个人独居。”吴磊不假思索地答道。他看见邓伦握紧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表情倒还是原来一样,他好像对于吴磊的判断没有任何反应。

吴磊望向这个男人的眼睛,里面的湖水荡漾开一圈圈涟漪。

“老子名叫你爸爸——”

电话铃声突然一响。

邓伦道:“我知道我电话铃声确实挺好笑的,接通,开免提。”

吴磊忍着笑照做。是白敬亭的电话,“来得太早,公司还没开门,但我们在门口碰见了甄心的两名秘书,都是男性。秘书说,甄心为人处事圆滑,待人也宽和,在工作上比较有主见,生活也较为单一,公司、家、应酬场所三点一线,只有一名和她同居的中法混血法裔女性好友艾琳·玛索关系较近,我们刚刚联系到她,她答应来做笔录,据了解,目前和甄心有直接的利益争斗关系的一共有四位,都是男性,另外,甄心本月曾用擅离职守的原因辞退过多名男性职工,但秘书认为那些人的错误没有那样严重。等下我把调查到的详细资料,和真心品牌的运营情况发给你。”

邓伦心中咯噔一下,他想起几个小时前刑讯室里女高中生说她听到的法语:“嗯,明白。”

短短几句对话结束。邓伦问吴磊:“听出什么来了吗?”

吴磊蹙眉想了想:“甄心的秘书是男性,通常女高管选择的秘书都会是女性。甄心具备着典型女高管的特点,包括有主见,一般情况下,她会在潜意识里更加重用和自己性别相同的女人,但显然并非如此,这里也许另有隐情。”

“还有。”邓伦指尖点了点方向盘,偏头对吴磊道,“甄心为人处事圆滑,待人宽和,为什么会用擅离职守这么模糊的借口直接辞退多名男员工?真心品牌即将上市,按理来说甄心这时更应谨慎,这些男职工擅离职守的程度究竟严重到什么地步——不对,秘书认为那些人的错误并没有那么严重,也许带着同为员工的滤镜,但如果他们和普通员工一样,只想要拿到自己的利益,就不会被被甄心这样,年仅二十八岁,名下的公司就即将上市的女强人赏识。在其他人的眼里,甄心这样的举动意味着独断专行,容易动摇员工的军心。亦或说,那个时候她的情绪该是怎么剧烈波动,导致她不顾公司形象,冲动地辞退了多名男员工?还有,艾琳·玛索也有问题。”

“叮”一声,邓伦的手机一响。

白敬亭发来了刚才调查中的资料,邓伦示意吴磊打开他的手机,一解锁锁屏,桌面上的白底壁纸上就印着一个血红的数字。

2001.3.19。

吴磊下意识地看向邓伦,邓伦却在专心开车,没有像之前那样回过头。他暗自把这一串数字记下,点开微信的图标,一目十行地扫过。

“甄心是孤儿,没有父母关爱,目前又单身,基本可以说是孑然一身。这样的人在投资等有风险的领域一般会更加敢于冒险,可是甄心并不是这样。在各个项目方案上,也是选择赚得或许不那么多,但却肯定会赚的稳妥方案。甄心却非常稳重,甚至有点儿过了头,这种人怎么可能在二十四岁独自创业,四年后就把公司做得这么大?可是关键时候,她却会力排众议,去选择风险更大的方案,赚个满盈。”吴磊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人?”

“她创业起初有资金来源吗?”邓伦问。

“没有,是她自己单干的。”吴磊说。

“这点存疑。前几年才揭露出天使孤儿院的黑幕,院长不让孩子上学,让他们去乞讨。甄心是天使孤儿院的孩子,能够考上A大已经算是奇迹,那创业初所需的大笔钱,她是从哪里变出来的?”邓伦把车钥匙拔掉,吴磊抬头一看,才惊觉已经到了甄心的家。

“办案,看的是证据。”邓伦转头看他,“记住一个事情,人性是永远无法揣摩与猜测的。”

在吴磊反应过来前,他便拉开车门,率先下了车。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