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磊伦/意识流片段/重逢时刻。

吴磊想象了太多次他与邓伦重逢的场景。


他以为他们会在名利场上相遇,杯盏碰撞和谈笑风生间,二人遥遥举杯对视。邓伦应当还是那个模样,眼角微挑的一双狐狸眼仍蕴着三分恰到好处的温和笑意,从容又优雅,即使遇到,也决不惊讶。他也比三年前成熟太多,也懂得不动声色地应对,也会面不改色地寒暄。


吴磊以为从今以后他和邓伦间只剩下虚假的伪装,那些年里信马由缰的爱,也将在岁月的流淌下被冲刷到不知名的远方。可又一次在芒果市乍暖还寒的初春,他又一次看到邓伦坐在楼下的长椅上,衣着依旧光鲜亮丽不出差错,可眼里盛着醉鬼的迷茫。而他趿拉一双拖鞋,没打理的头发软塌塌,还穿着身睡衣。多么戏剧,他在凌晨两点的家楼下遇见了前男友。


吴磊看到他的那一刻,被死死压抑的情感再度爆发,这一次他脑内居然不过四个字。



妈的,快去。



他去了,几步路,他感觉他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邓伦听到动静,迷迷糊糊地抬起头,蠢蠢地笑:“吴磊。”他那声吴磊真勾人,引得吴磊喉结一动,差点落下泪来。



吴磊回一声:“嗯。”他突然发现自己没话可说,想象的场景里,从来都是他话语里藏着刀光剑影的暗讽,对方也不甘示弱,针锋相对的模样,从没有这样,平淡得要让他掉泪,要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抱抱邓伦的想法。


邓伦蹙蹙眉:“你穿这么少出来。”他的语气那么严肃,满满的心疼要溢出来。


“磊磊,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晚回家,我也不该喝酒——你伦哥知道错了。”邓伦又开始自言自语,这是他们还在一起时,邓伦晚上有应酬晚回家,会哄生气的吴磊常说的话。吴磊仍没有开口,他上前一步,又倒退一步,他知道邓伦醉了,说的话当不得真,指不定是以为他们还在相爱,还在热恋,他怎可能主动找他和好。何况醉酒的邓伦,和平时根本不是个样。


吴磊思及至此,鼻头一酸。分手过程太短暂,不过两条简短的短信,邓伦就决绝地从他世界离开,是不是,他也后悔了?吴磊忍了又忍,才从唇齿里挤出一句应答,“好呗。”他知道邓伦喝醉后会断片,期间发生的事他完全记不清,也不会记得他吴磊在分手后余情未了的小小软弱。

邓伦主动牵住他的手,吴磊坐下来,在他旁边和他十指相扣。他的手冰冷,骨节分明到让吴磊硌得有点疼,吴磊去摸了摸他的脸,才恍惚发现他瘦了那么多。


邓伦絮絮叨叨地问他好多问题,吴磊都模模糊糊地应,他仔细地看着邓伦,邓伦真的瘦了,本来就不胖的人,又是一米八五的高个儿,几乎只剩一层皮加点肉包着骨了。气色也不好,透着点病弱的苍白。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