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磊伦·吴语伦比/杳无音讯。(上)



*ooc预警
*身份互换 剧情魔改
*大写加粗高亮:BE
*推荐BGM:《性空山》-陈粒

*

“欢迎来到有味儿的鸟布拉市香水铺。”

“你需要实现愿望吗?”

“放心,我们童叟无欺。”

“只要付出,就一定会得到。”

“当然,这种契约不可逆。”

“你考虑好了吗?”

……

“欢迎来到有味儿的鸟布拉香水铺。”

“抱歉,本店不做您的生意。”

“对了,您闻起来很熟悉呢。”





*

二十八岁的吴语决定回到家乡。

这种感觉是一瞬间出现的,像是个无意闪过的念头。他想了想,发现并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没有必要。吴语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拿到了音乐界的最高奖项,已经是音乐界的巅峰,突然一下实现梦想还让他有些飘飘然,回到自小长大的地方休息一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他无父无母无兄无妹,除了甄香外,就没有其他朋友,对于自己的家乡,也必然分外怀念。如今想要来个衣锦还乡,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好像有什么在呼唤他。

好像有什么人在迫切地叫他,一句句地低语他的名字,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让他想要回到家乡,也让他的心酸涩地发疼。

于是他回到了那里。

终日高挂的烈阳,异域风情的街道,这是他熟悉又陌生的故乡鸟不拉市,吴语已经整整四年没有回来的故土。

他在如潮人流里拉着行李箱,艰难地行走。在暂时记不起故居地址的情况下,只得把目光投向了一边的旅馆。

旅馆的老板是个很健谈的大叔,长着一张娃娃脸,看着才三十多,只有笑起来时眼角的鱼尾纹才能说明他的年纪。他接过吴语的行李,带他去客房,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闲聊着。

“你是那个——那个歌手吴语吗?我的两个女儿都很喜欢你。我年轻时也有个歌手的梦,当然,最后因为家人就没去。”

“我——我是。老板,你开了这间旅馆很多年了吗?”

“这旅馆是很多年了,但我不是这旅馆的老板,我叫何必,这家旅馆的老板是隔壁那香水铺的店主,是个小姑娘,据说曾经还是个歌手,很会写歌。”

“啊,是这样啊。”吴语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该追问下去,本来想闭上的嘴又张开,“那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叫马阑珊。”何必单手给他开了房门,“这里就是了。”

他没听过这个名字,也许是哪个没能扑腾起多少水花的小新人,过气后选择退下去了吧。

“爸!”远处有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四九又把青菜炒糊了,锅烧坏了!”

“我马上就过去!”何必扬声回道,转头对吴语抱歉地笑笑,“我女儿下厨又差点没把厨房烧了,我先过去看看,房门旁有我电话号码,有事给我打电话哈。”

吴语看着何必小跑着远去,走道尽头的厨房门被拉开,有两个穿着不同颜色长裙,长相相似的女孩探出头等待他,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何必的脸上带着无奈而宠溺的微笑,把这两个女孩推出了厨房。

那两个女孩走出厨房,还百无聊赖地叹气,转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旁的吴语,立刻瞪大眼,不敢置信地走近几步,“你——你是吴语吗?”

吴语犹豫着点头。他看见这两个女孩对视一眼,踩着小皮鞋跑过来,把长裙掀起,递到他面前,眼睛发光:“你唱的歌超好听的!我们都很喜欢你!是你的粉丝呢!可、可以在给我们签个名吗?写甄四八、甄四九。”

吴语好笑地答应了,他觉得这个目光有点熟悉,却也没多想,大笔一挥,就在衣裙写上了。

俩小姑娘签了名还没走,看到吴语身边的两个大行李箱,连忙给爱豆献殷勤,一人一个推进房间。

吴语谢过她们,想了想,询问了这里的著名景点,这对双胞胎便讲相声似地开始说。

“鸟布拉市可好玩了呢!最有名的就是那个许愿池,超级灵验!我上次许愿想要见到你,结果今天我就见到了!”

“许愿池旁边那个兼职卖酸奶的街头艺人大光圈,他说的一句话都别相信!他超级喜欢骗我们的!”

“喔喔,对了,隔壁香水铺里的香水都很好闻,里面的马姐姐,人也很温柔,之前还有一个特别特别帅的店员小哥哥,个子很高,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可惜辞职了……”

吴语心中咯噔一下。

他忙追问:“那个小哥叫什么名字?”

“伦比。”甄四八说,“真是可惜,就这么离开了。”

甄四九又接下去,“还有那对喜欢摄影和调香的夫妻,一个叫黄逗,一个叫红豆,人也很好,红豆阿姨的香有一些还在香水铺卖呢。”

甄四八和甄四九后来又说了不少这里的景点,吴语却一个都没记下,脑内一片空荡。伦比?伦比是谁?为什么他会追问?他想了这个问题很久,又想到了其他的事。

自己家乡的景点,他为什么不知道?

这两个小姑娘所说的人和事,他又为什么这么熟悉?

他的故居究竟在哪里?

还有被多次提及的香水铺——又是怎样的?

他仿佛置身于一个扑朔迷离的局,四周都是弥漫的烟雾,他在里面惶惶然不知所措,拼命地想要探寻真相。

甄家姐妹说完了后,吴语总算回神拜托她们不要说出他在这里的事情,她们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睡吧。吴语想,或许是路途太过遥远,他累了,所以有些东西记不清楚。

他摸摸心口,他的心脏强有力地跳动着,有什么仍然正在唤他,温柔地叫他。

是什么呢?他在叫他什么?

吴语昏昏沉沉地想着。





*





吴语一觉睡到了晚上。

他抬眼看了看时钟,已经八点半了,就翻身下床,披上外套,开了房门,准备去吃饭。何必恰好经过,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就热情地邀请他,同他们一起吃饭。

吴语不好拒绝,跟着何必去了他家。何必家就在旅馆内,一处不大却很温馨的地方。

甄四八和甄四九坐在饭桌前,看到偶像来,又问候了好几句,何必嘴上说着“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她们被我养得太天真了”的话,注视她们的目光却没有一丝责怪,满满地都是爱。

吴语有点好奇女主人去了哪,便随口问了一句孩子们的妈妈。何必把菜端到饭桌上,“回娘家办事情去了。”他说起妻子的时候,眼里也全是温柔缱绻的爱意。

吴语有些羡慕,作为一个孤儿,他没有亲人,自然对这种家庭温暖的氛围没有丝毫抵抗力,也许有人给过,但他真的想不起来了。

何必做的饭很好吃,尤其是那道据何必说是从他太太那学来的青菜豆腐汤。吴语吃完饭,帮着何必一起收拾碗筷。甄四八和甄四九说要去城门口接妈妈,刚吃完就没了影。

在收拾的时候,他们又聊起来。何必人至中年,很有阅历,和他聊天相当轻松愉快,吴语没忍住,换了个方式说出了自己最近的异常:“你会感到家乡在呼唤你吗?我的意思是,在你不在故乡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人在叫你,家乡在想你吗?”

何必摇摇头,想了想,“你有?可能是乡愁吧。不过像我们这种中年人才乡愁,哈哈。”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你有时间可以去看看那个香水铺。”何必推荐,“或许那儿的老板马小姐可以为你解答。”

吴语点点头。

又有什么在呼唤他——急切地叫他,去外面走一走。

*

鸟布拉市的晚上也很热闹。

吴语戴着口罩走在夜市里。夜市中有不少古怪的有趣小玩意儿,吴语看中了个很旧的篮球,那个摊主仔细地看了看他,摆了摆手,说不用钱,以后交个朋友,他叫大光圈。

吴语说了声谢谢,抱着那颗篮球,继续逛下去。

他又买了不少小玩具,虽说这种举动有点莫名其妙,但吴语很快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借口——童心复苏。他想到何必说的香水铺,便拿着那堆东西,进了夜市旁边的香水铺。

“欢迎来到有味儿的鸟布拉香水铺。”一个女孩低着头站在香水架前整理着瓶子,“您需要什么?”

“我需要——”

“抱歉,本店不做您的生意。”那个女孩在听到他声音的那刻抬起头,打断他,“没有为什么,请您赶紧走吧。”


-tbc-

考前最后一发!!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