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青年食指抵着军帽,笑意如同恶魔,湛蓝瞳仁藏满刀光剑影,身上黑金军服在夜色下只留金色余光。
“这可是我的医生,”他道,“你也敢动?”
-
法斯法菲莱特站在一片银白的实验室,怔怔地看着这份机密文件。
上面的内容令他时隔二十年再度触动的心,缓缓地停止跳动。
-
黑水晶以虹膜认证打开少将办公室大门。坐在椅上,满身血迹,血腥味冲天的人十指插发,抬眼看他。那一眼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散发着煜煜星光。
-
“你知道了?”
“你知道了。”
黑水晶讶异的声调和法斯的肯定至极、毫无起伏的声线重合。
法斯笑了笑,那个温暖干净,爱笑爱闹的青年影子在这个笑下几乎荡然无存。他的黑暗面终于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黑水晶面前。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法斯推出一份文件,封面上是已逝上将安特库的证件照,而黑水晶手中紧攥的那份,也被他放到桌上。一张和法斯七成相似,魅力十足的面容印在上面。
那是和安特库一起去世的上将拉碧丝。
也是他们互相名义上的兄长与姐姐。
-
“如果有今天,我不会那么做。”
半躺在营养舱内的美艳女人浅浅一笑,她目光柔和,不动声色打量着法斯。
刚出完任务的法斯,浑身血气,如同修罗。
-
“你明白么。”
黑水晶沉沉看着奄奄一息的法斯,唇角罕见勾起。
“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他坐上机甲驾驶位,漫天虫族的攻击被他尽数挡下。
-
“抱歉。”
黑水晶直视安特库的眼睛。
“我没办法这么做。”
安特库问:“即使这样,你会丢失你的成就?”
“是的。”
“不ok。完全不几把ok好的吧。”
未戴军帽,顶着一头蓬乱短发的法斯法菲莱特出现在门口,挑了挑眉,“我替我老婆拒绝。”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