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磷叶石x你/我是如此的爱你。


*ooc,私设很多
*破镜复圆
*圆我一次梦吧……!!未来pa,微科幻


春风淌在四月的光里,你把耳边不安分的发拢在一旁,拉着行李箱往舰站奔去。坏掉的智能光脑没能提醒你提前十五分钟到达舰站等候飞往北星的航舰,你甚至没能吃一顿早餐。老旧的通讯器倒是不合时宜的滴滴狂响,你看都不必看就明白是同行前往北星大学科技学院学习的那位觊觎你良久的学长,长的丑又直男癌,却觉得你合该是他的。

吵死了。

没有智能光脑,你自然不能像以往一样,用光脑驱动行李箱自己行动,也就不能享乐其成的坐在行李箱上奔往目的地。你只得卯足了劲在检票的最后一分钟冲进了检票口,检票智能想必很久没有检过纸质的舰票,检查了许久。

直到上了航舰、托运了行李,你一边讶异那个学长居然没来,一边发现你打发时间的小游戏机忘记带上航舰了。

你坐在床铺上,心上莫名的有几分酸涩。其实以前,这些事情从来不是自己做的。有人提醒你记得保存好光脑票,带好游戏机,提前起床,给你买早餐的。可是那些泛黄时光里的细碎温情,已经被你搞丢了。

航舰门突兀地一声轻响,一身白大褂的男人背着包进来,湛蓝的发色和湛蓝的瞳仁,令人无法移开目光的隽秀,以及唇角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你蓦地睁大了眼。

青年似乎注意到了你的目光,侧目对你翘起唇角,把单肩背着的包丢在对面的床铺上,这才坐在你对面:“好久不见。”语气平淡至极。

你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他的目光温润平和,视线的焦点放在你身后苍白的大气层。分手后你一直都无法面对他,他那样耀眼的人,就是能让你这样的尘土献出一切的、卑微的爱着的。现如今,你仍然怕这只是你的一个幻觉。

“好久,不见。”

法斯法菲莱特像是意料到了你的反应,“不用这么拘谨。”他白皙修长而骨肉匀称的手指从口袋里抽出一盒星际电子烟,指尖一挑,零星的几根烟对着你。

“抽吗?”

你自然是抽的,而且在分手这三年,你的烟瘾愈发的大了。这对一个预备役军人来说并不是个好习惯,但是,习惯的事情是无法被轻易割舍的。

你短暂地闭了闭眼,稳定心理素质这一点是军校里的必备功课。片刻后你便用唇咬起根烟,从牛仔外衣口袋掏出金属的银色打火机,只能触发电子烟的纯蓝火苗亮起。

“最近过的好么?”法斯在静谧中发声,电子烟生成的冉冉烟雾遮掩了他的脸,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含糊地说:“也就……那样呗。该训练训练,该出任务出任务,受的伤也不少,反正,还是和以前一样……你呢,你过得,怎么样?”两个人的吞云吐雾,你自己都将要看不清你的指尖正在微微的颤抖。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也还是那样。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画图纸,偶尔还会被叫过去代代课什么的。”

“也还是有女孩频频朝你抛媚眼?想和你来一次刺激的one night stand(一夜情)?”你尖锐的挤兑他,随即轻哼一声,“我可不信你的生活这么清心寡欲。”

法斯掸了掸并不存在的烟灰,“分手之后我没和一个女人暧昧过。”

你的心跳滞住。

是真的么。法斯向来是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杰出人物。他的浪子本性在你单恋他时你就已经知晓,分手的原因也是因为浪子的标签太晃眼,你患得患失。

“而且……我也没和除了你以外的人上过床。这点,你信吗?”法斯垂着眼补充。

你的手指几乎都要僵住。他正如刚才的你一眼,视线在你身上停驻,几乎是贪婪地描摹着你。

下着滂沱大雨的夜里,你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共同打着一把伞,姿势亲密的交谈。也是那样的雨夜里,你踮起脚尖,他低下头,交换了第一个不完美的吻。他的举动,毫无疑问地是在把你视若珍宝的这段恋情踩到泥里,也把那个站在阳光下,笑得迷倒众生的男人彻底粉碎了。你意识到,你和他应该彻底结束了。

明明哄骗自己,就是在玩一个真人版恋爱游戏——但为什么最后,伤心和难过还是用泪水的表达形式,和雨水一起爬上了脸呢。你丢盔弃甲,向学校申请了报告,从这一端的北星军事学院,去了另一端的南星军事学院交流学习。三年归期已至,学校已经有意把你调遣到望舒星系的军部开始历练,你已经二十三岁,军校十年的生涯,已经足够让你踏上战场。

所以,你也必须了却自己的一个执念。

“我……”在慢慢稀薄的雾中,你轻声开口,“信与不信,事到如今还有用吗。”

“有。”法斯说,他的眉眼仍是那样,如江水浩渺、远山高邈,他握住你的手腕,“我没有出轨,她是我姐姐拉碧丝……我这几天一直都偷偷跟着你,发现有个男的一直在追你,我就把他放倒了,把电子票转让到我的名下。”

“……我不信你。”你挣开他的手腕。

“给我一次机会。”法斯湛蓝的瞳仁对着你,粲然澄澈。

在此时此刻,你兀然地想起他对你表白时说的话——

我是如此的爱你。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