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黑磷/凑合的总裁与制作人。



*ooc,私设很多
*今天和茶蘼 @西湖龙井茶 脑出的联文总裁黑水晶x制作人初法
*甜到齁[疯狂暗示.jpg]






大年二十九,办公室里只余一片电脑发出的幽幽冷光。冬日的深夜,写字楼的顶层向来冷飕飕的,外头下着雪,尽管雪势渐渐小去,寒风却仍裹挟冰凉的雪粒从窗外往室内闯。法斯有些冷,回头把窗关上,葱白的指尖触及了一点雪粒。

她收回手,低头盯着指尖,雪粒已经在暖洋洋的室内化作一点水渍,慢悠悠地往下滑,兴许过不久就会消散。这是宝石市这个冬天以来的——第三场雪、今年以来的第一场雪吧?可惜前两次都在外地出差,没有机会见到。

面前的电脑屏幕仍然亮着光,将要完成的节目策划案末尾光标还停留着一闪一烁。新年前总是忙碌,在家里闲着没事干的人都会看看新年的特辑节目,这个时候把关质量就显得尤为重要,同理新年后,也必须拿出令人信服的方案。

十一点半的公司里只有她一人,或者再加上一个楼下的保安,仅此而已。法斯想到这里,莫名地有些烦躁,她揉了揉自己蓬松的发,狭小的办公室还算的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便伸手在书桌旁的柜子抓了一瓶X飘飘奶茶,把奶茶粉和椰果利落地撕开,继而从一旁保温杯里倒出一杯滚烫的水,彻底融化掉那半杯粉状。

诶,这个保温杯……她并没有保温杯,更没有带个保温杯的习惯。法斯一边用吸管搅拌那杯速溶的奶茶,一边凝神细想——喔,这是昨天晚上,黑水晶送她回家时给她的,那个时候还是空的,应该是有人帮她盛了水。

旁边的手机突兀地发出一声通讯软件的提醒声。

法斯忙不迭解锁手机,点开软件,一个明晃晃的黑色头像下方是一行字,口吻相较以往不太冷静,反倒透露出些窘迫——或者害羞的异样。她点进去:你在做什么?下班了吗?没有的话……我能来接你吗?

三个问句,果然和一如既往都是毒舌冷静的黑水晶总裁形象完全不符合。

法斯握了握那杯热乎乎的奶茶,使僵硬的手指能够流畅的打字:我在加班。没想到你也有难得害羞的时候啊?黑水晶大人?

手机安静片刻,直接来了电话。

“法斯法菲莱特。”电话那端的男人处在一片嘈杂中,咬字倒是清晰,低沉的声线平淡得不带任何情绪,“我能来送你回家吗?”

他特意挑了自己回避的那个问题。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法斯咬着吸管,含糊地说,“事先声明啊,我这个月都加了二三十小时的班,这次还附赠了加班大礼包,直接给你加到大年初一了。”她顿了顿,语调突兀地上扬三分:“惊不惊喜?开不开心?刺不刺激?”

电话那头,黑水晶的声音咬牙切齿:“不惊喜,不开心,不刺激——我看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少加班,注意身体。”

法斯往柔软的转椅上一靠,颇不在意地转了一个圈:“你个压榨我的资本主义总裁,说的话都不能当真的听。”

“行了,别插科打诨了。下来,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那家甜品。”黑水晶那端安静很多,只有喧嚣的风声让他的声音多了几分失真感,“逾、期、不、候。”咬牙切齿倒还在。

法斯点点头,把手机夹在耳边,应了一声。单手敲下最后几个收尾的字,保存关机拷贝拔U盘一气呵成,把桌上散落的小东西装进包里,背起包往外走。空无一人的二十二楼寂静得可怕,只有马丁靴踩在地上的声音还很清晰。法斯进了电梯,按下关门键。

“别怕。”

这种静谧的气氛中,黑水晶的声音真实至极,热气都要透过屏幕扑在法斯的耳边,她的脸诡异地一烫。虽然黑水晶的确,也许,应该算是她的理想型,平时工作原因私人又有很多来往,但她和黑水晶从来都不像公司里下属打趣的一样不清不楚,多是公事公办的意味,就连这两个月几次顺路送她回家,路上便十分尴尬,除了工作都没有多聊。

可是她现在却没来由的感觉到,自己死去多年的少女心,仅仅因为黑水晶一句不轻不重的安慰而复苏,并且拼命地蹦跶,叫嚣着同一个人的名字——黑水晶!那个人,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电梯门已经大开,男人一身黑色大衣,白衬衫的扣子严谨地扣着,挑不出任何毛病,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面容沉静隽秀。他扫了一眼法斯,轻笑声从唇间溢出:“法斯,你今天品味倒是不错。”

“我每天品味都很不错好吗。”法斯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没有任何毛病的女精英休闲穿着,驼色大衣、白衬衫、阔腿裤,每一件都是高订。她又看了一眼黑水晶,黑水晶的穿着和她竟是有六七分相似,就连每一件单品的品牌都出自同一家。

教科书式的情侣装典范。

法斯从鼻腔里挤出一点空气,哼了一身,大踏步就往前走。黑水晶跟上她,站在她旁边,手里提着的纸袋发出细碎的声音,“我送你回去。”

“我有车。”法斯从包里掏出钥匙,挑衅一样地抛了抛。

“西三街的那次追尾。”黑水晶瞥她一眼,言简意赅,直击重点,“你的驾驶证带着的水分比你脑子里的……还多。”

法斯默了一下,最终还是坐进了黑水晶车的副驾驶。

黑水晶给她系好安全带,把手边的塑料袋递给她,一杯热可可和一个抹茶泡芙。在启动车的前一秒,直男总裁别别扭扭地转过头对她说:“你考虑过找男朋友吗?”

法斯咬着泡芙,没过脑子地说:“考虑过啊,可是我工作那么忙,脾气那么差,身边又没人喜欢我,怎么找啊。”

“虽然我是资本主义总裁,但是我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我工作也很忙,所以我可以体谅另一半。我脾气也很差,所以我也可以体谅另一半。”黑水晶慢慢地说,语调是坚定执着的沉稳,他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法斯清澈的碧色瞳仁,“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少女心在空气中砰砰砰放礼花似的炸开,法斯听见自己回答:“那……那我们就凑合一下呗。”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