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磷黑磷/从一化零。

黑水晶和法斯法菲莱特跌跌撞撞地从三楼训练室吻到二楼,基地里已经没有人了,队员全都出去聚餐了,没人会发现队长和副队长在夺冠这一晚的情难自制。

黑水晶吻过法斯的锁骨,狠狠地在他锁骨下方留下个标记。法斯喘息着,回击般在他颈侧舔/咬,他们在床事上也是如此,和赛场上一样势均力敌。

黑水晶哑着声音开口:“他们都出去了……我们今晚可以策划下……我们的第一次。”他声音还有用嗓过多的疲倦和情欲之下的哑然。之前他们费尽心思想要好好做一次,顺便确定下真正的上下关系,兴许造化弄人,每次做完前戏,要么战队半夜有事训练,要么队友拍门找人,他们两个人都快萎了。

法斯挑了挑眉,抱着黑水晶猛然一转,强势而轻柔的将黑水晶压在墙上,舔了舔他的耳垂,在他耳边低语,低沉的声线缱绻:“好啊……那等我好好的操/弄你吧。”

黑水晶脸上微烫,他和法斯于欢爱上的坚持近乎一样,不尽相同的原因是他没法斯那么没脸没皮,无论什么时候脑子里想什么嘴里就能说什么,他的脑子里尽管都是如何把法斯好好操一顿的想法,把他诱人的小嘴喂的满满的,但他决不会说出口,也决无法坦然于心。

他猛然亲上法斯的唇,发狠地亲,法斯的唇间有浅淡的烟草味,他烟瘾不大,兴致来了抽一根。刚才没有发觉,如今细细地一吻,才有点感觉。

松开的时候两人都要撑不住,黑水晶说:“又背着我抽烟?”他语气带着质问,分明是有点冲的,在此时此刻却带着莫名的歧义,像是在调情。

法斯挑了挑眉,顺着这歧义往下回答,故意把普通的应话变作真正的调情,“就一根而已。”他特意将一根咬了重音,颇有些一语双关的意思。法斯的身下已经有点反应,他也一眼瞧出黑水晶也在忍,两个一,总有一个要变作零的。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