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磷黑/桃花。

“你不可以走。”

年轻的君王拂去不能动弹半分的将军面上的涔涔冷汗,温柔地在他耳边低语。

“黑水晶,这江山是我的。所以,不必你为我筹谋三年,不求回报。”法斯法非莱特声音字字敲打黑水晶心尖,外族人掌控权势多年,汉人的宫廷秘药已经毫无保留地让君王任意使用,药效使黑水晶开始发晕。

“陛下,这是我铺下的路。”他艰难地从唇齿间溢出词句,“最后,也必须由我来走。”

法斯凝视着自年少起就执长剑驭战马,素有冷漠狠厉之名的镇南将军,他突兀地发现那个在他作为一个母亲是微不足道的宫女的卑贱皇子被欺凌,这个人是如何替他干净利落的解围,继而面目冷硬地将试图道谢的他打出三尺远。

他永远是这样,嘴上说着锋锐和讽刺的话语,背后却默默不知为他做下多少。助他夺皇位,替他守江山。他直到今日才知道,那个伴在他身侧的将军,身子早就脆弱如纸鸢。

明黄色的龙袍衣角垂在床边,法斯抬眼望向窗前的桃花树。春色渐浓,满宫嫩粉。只可惜,他也绝不会再有机会多看一眼了。

他起身,在同样明黄色的诏书下写下对他来说致命的言语,抽起摆放在一旁黑水晶的长剑。黑水晶睁大双眼,几乎是嘶哑地吼出声:“你他妈——不许这么干——”

来不及了。

温润的君王将长剑送入自己的心口,跪倒在地。他无声地张开唇,粉色的好看唇瓣是黑水晶年少时最渴望的东西,如今他不再渴望,只想好好替他守护他的江山。

法斯低头看了看,唇角翘起。他记得这把剑,是自己及冠时先皇赏赐的宝剑,随后迫不及待地送给了黑水晶。黑水晶只是低眸看了看,将这把剑丢给身后的副将,便离开了。

他张开唇,“……再见。”

荒淫无度的暴君死在了镇南将军的剑下。

诏书上是暴君清雅的字迹,以最残忍痛楚的口吻写下立黑水晶为摄政王的最后一道遗诏。

黑水晶捏着那封诏书,抬起眼。

他看到那个明朗温润的青年站在桃花树下,对他说,黑水晶,来看桃花吧。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