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磷黑/仆。

你要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白得的东西。拉碧丝的礼裙是藕粉的颜色,层层叠叠的在地板上浮着,笨重得美丽。她的葱白指尖拂过黑水晶漂亮红润的唇,继而无声地微笑起来。

黑水晶那时还年幼,懵懵懂懂地点头,看着长姐挽起哥哥郭斯特的手,二人同一对璧人走出房门,而他在关上的厚重大门里日复一日地孤独。毕竟他还不到年纪,只能穿着装模作样的小马甲和长裤,不得和父亲是伯爵以下爵位的孩子一同玩耍,他们说那是卑贱的孩子,不容许和他这种公爵的二子讲哪怕一句话。

他的贴身仆人是个典型的东方女人,她曾哀伤地眺望花房里栽种的来自东方的牡丹,告诉黑水晶,少爷,远离故乡的花是不会盛开的像本土的花儿一样美的!黑水晶清晰地听见她心破碎的声音。他知道他的贴身仆人是父亲上战场前的糟糠之妻,是从遥远的东方国度而来的歌女。她有个孩子,是他的父亲在外宣扬酒醉后破了绅士的行为而生下的,但严格来说他才是黑水晶的正正经经的长兄。这件事家族的人都明白,他们却嘲笑他的仆人和其孩子。

黑水晶没见过仆人的孩子。就连他的贴身仆人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孩子不配让少爷看到一眼的,所以黑水晶长到十二岁都仍然没见过他。此时他已经会骑马,会穿上合身的华服和妹妹跳舞,会舞点剑。就连他的哥哥郭斯特也说,你是个难得的天才!

他在这一年第一次进入那华美的宫殿,这是他们的图书馆。书童有着湛蓝的发,模样像极了他的姐姐拉碧丝,个子很高很瘦,微笑起来的模样却是不像拉碧丝,像窗外枝头停着的小白鸽,友善安静而不起眼。书童用他温和的嗓音问候他,二少爷,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书?是莎士比亚的诗集还是培根的随笔小品?

黑水晶随便指了一本书。书童踏上长长的木梯,微笑着取下那本书。那本书很恰巧的是莎士比亚的诗集,他不声不响地立在一旁,黑水晶翻阅那些文字,觉得不切实际。他把书还给书童,书童送他到了宫殿的门口。

黑水晶突然转过身,因为他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此时必须问出口——你叫什么名字?书童的表情一瞬间凝滞了,他慢慢地开口,我叫磷叶石,少爷。不过我更希望您……他垂下眼帘,湛蓝的瞳仁里有东西要碎掉了——叫我磷更好些。

磷。我就叫你磷。黑水晶说,他抢过磷叶石手里的那本莎士比亚诗集,头也不回地走向远方。

此后黑水晶和磷叶石经常见面。

磷叶石十六岁,据说来自于东方的国度,他说那是个美丽的国家,他五岁以前都生活在那里。那里都是东方的黑发黑瞳人,穿着繁重的服装,不分老少与男女。他说话的时候偷偷翻了一页老旧的书,边角泛黄。像他这样的书童没资格读书,黑水晶来的时候则可以畅快的读。

窗子外是风和鸟鸣,光是暖洋洋的。仆人们背对着窗子谈论着八卦,他们一致地笑起来,没人可以注意到这偌大宫殿里,伯爵的二少爷和一个小小书童的对话。

黑水晶问,还有么?书童说,还有。他说在东方不允许自主恋爱,婚姻必须由家中的长辈来决定。黑水晶说,这里不也一样吗?书童说,似乎只有贵族这样。他的笑意逐渐地落寞。

磷叶石总是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黑水晶说你很寒碜的时候,他再度垂下眼,不再多说。他觉得很莫名其妙,于是他又说。磷,你的父母是谁?窗外的佣人讲到黑水晶的贴身仆人。有一个女仆的声音尖锐不加掩饰的讽刺道,呵!卑贱,带着她的那个孩子!磷叶石等待她说完,才开口。只是对卑贱的男佣女仆。他的瞳仁里燃烧着恨意,随后很快的隐下去。

黑水晶下一次来,就再没见过这位书童。据说已经被调到别的地方去了,问他的贴身仆人,她更是不肯多说。黑水晶不知道是那日哪一天出了差错。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