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磷黑/同心。

男子蓝发蓝瞳,摆明了是个胡人。着身中原服装,看起来好不俊美,端的是一副翩翩郎君相。他独自驾马前行,马蹄下是灰尘。

他如愿以偿,成了当今圣上最宠信的质子丞相。但是,那个和他定下诺言的黑水晶,却在那个雨夜里,在夜色里纵身跳下了悬崖。

他记得他。

黑水晶生得双灵动双眸,面上表情却总淡淡的,气急了回追着他半个长安——嘴里用家乡的语言破口大骂。他和他一同前来长安,陪他走过好多好多年。

……可惜。

他翻身下马,站在一捧黄土面前。

法斯法非莱特俯下身抚上那个墓碑,土下埋葬的是他所爱之人支离破碎的尸骨。他亲吻那个墓碑,后跪下。

他面上表情安静,风流多情的双眼凝着透明液体——他晓得是泪的。法斯不声不响跪着,良久后才在风声中兀然言语:“你说让我过得好,别让你在黄泉下早早看到我,否则就踢爆我的头,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他阖目,微笑。

“只可惜,我愿与你而去。即使永世不得超生也罢。”

身后马蹄声传来,属下面上飞扬道:“主子,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您领兵攻打皇宫!”

法斯法非莱特站起来,他转身颔首,旋即上了马背。

在万众呼声中,新生的皇帝上了皇位。

他将伴他六年的兄弟封作墨王,悬了一个后位,追封了一个胡人——不知是死是活是男是女的胡人为皇后。

法斯法非莱特站在长安的最高地,他将手放在心口,心口还藏着黑水晶少年做的同心结。只可惜,他现在才明白这心意。

他说:“好啦,我要来陪你咯。”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