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Redemption.01





*磷黑/27岁星际首席少将月法x29岁北辰星系掌控者黑

*ooc,诸多私设,部分男性设

*星际科幻paro,考据党慎行









浩大星空中独自行着一队舰队。

舰队的每一艘航舰都拥有如同海豚般流畅完美的线条,恰好的黑白相交设计使它们在宇宙里像闪烁的天体。为首的航舰上刻着三个字——磷叶石。

那是来自星际首席少将,法斯法非莱特独一无二的舰队名字。没有人不知道这三个字。

事实上主航舰里正是一阵混乱。

一个男人坐在属于舰队最高指挥官的位置上,半褪下黑色的军装,露出流畅的身体线条。他的左肩几乎被撕下一块血肉,隐隐约约露出白骨,血肉还连在伤口上。男人丝毫不当回事的微笑:“不用这么在意。”他湛蓝的瞳仁里是轻松的笑意。

他侧眼看了看狰狞的伤口,站起身,就马上被身旁银色头发的少年按下:“少将阁下!”少年的语气带着毫不遮掩的紧张,他紧紧地按着被称之为少将阁下的男人右肩,指节已经泛白。

“小高修,不用啦。”男人继续微笑,笑意更加真切。他轻而易举地抬起右手,撕下了那块血肉。银发少年的瞳仁微微一缩,男人穿上军服,血旋即染深了那片布料,他的腿随意地叠合在一起,目光扫过一百零二层阶梯下站立着的六个人,他们都是舰队曾经最得力的控制者。他们的唇色发白,恐惧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少将从高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

“569少尉,378上尉,622少校,109少校,453少校。”他的声音不急不缓,目光逐渐凝在第六位男人身上。他继续说,“399中校。”他的微笑友善亲和。

“——法斯法非莱特!”399中校吼叫,他反复地,来回地踱步,“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仰仗着姐姐拉碧丝的废材!怎么有资格坐到这里——”

“闭嘴!”银发少年忍不住打断,男人按住他的手,摇摇头,仍然像在欣赏表演一般的微笑着。

“这个舰队的主人只能是我!这本来是属于我的!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被剥夺名字,我可是皇子!我是皇子!”那个男人反反复复的说。

其他五个人总算被唤醒了神经——他们加入和这位399中校一同唾骂的行列,眼睛却始终不敢看高台上的男人。

“骂完了?”

男人笑着问,他拥有极为俊秀的容貌,湛蓝的发色和瞳仁映着高台下的六个人模样。他站起身,从高台下一步步下来,脚步声清脆地在指挥室里回荡。

“好吧。”

他耸耸肩,伤口被牵动,血液染出的痕迹范围更加大。他说:“那就来杀死我。”男人对他们微笑,笑意真切。

那些人果真犹豫,银发少年见状再也不能保持镇定,从高台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男人的身边。他按住腰间光能源,黑色的军装衬他挺拔:“滚!”

对方被激起怒气,399中校毫不犹豫地也拔出光剑,身后的569上尉拔出光枪,温柔的粒子光芒组成了飞速的子弹和耀眼的剑身。

“太冲动了,小高修。”

男人垂下湛蓝的安静瞳仁,上前一步护住银发少年,旋即拔出腰间光能源,一把碧色的大刀通过光能的重新组建展露在面前,他灵巧躲过六人的围击,迅速挡回子弹。外面被迷药迷昏的军人们似乎已经醒来,察觉到指挥室的动静,纷纷赶来。

在第一名军人站在指挥室的透明大门前时,男人已经将六个人处理好,尸体摆放的整整齐齐。

一张邀请函飘落在地上,那是来自帝星的公主殿下戴雅的生日邀请函。






北辰星系的掌控者沉默地接过那张邀请函,看见戴雅公主俊秀的字体,最后一行写着的字让掌控者大为感兴趣。

到时候,法斯也会前去噢——只告诉你一个人。

黑水晶捏紧那张邀请函的边角,青筋毕露,但他始终在面上没有表露什么,只是对身后的属下吩咐:“给戴雅殿下回消息,我会去的。”




-tbc-

想写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