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漫天.01

*磷黑/x26岁警察月法x27岁法医黑

*ooc,私设诸多,部分男性设

*现代pa

法斯法非莱特行走在警察局的走廊里,刚刚结束一起案件,还有大量的善后工作。他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随即戴雅走到他身边对他微笑:“法斯法,今天晚上要来聚会吗?”

“不了…太忙了。”作为证据分析组的戴雅除了案件刚发生之外都并不需要加班加点,反倒是他们没日没夜的赶案件进度。

“金刚老师说手头工作可以先放一放呢。而且你们一组的法医空缺之后就没有合适的人选了,今天有新的法医要来,顺便认识一下吧?”戴雅道。这样子法斯法非莱特便也不再拒绝,如果老师这么说的话。

“那我就去。”法斯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时间不多了,虽然老师说工作还可以放一放,但他依旧需要尽快完成,“戴雅,等下就麻烦你把地址发给我了。”

“不客气。”戴雅朝他点点头,转身离去。

法斯法非莱特转弯,走进他们组内的办公室。隔壁二组刚刚被派遣到一起案件,倾巢而出。在这所犯罪率极高的城市里,就算警察局分为十二个案件调查组也非常忙碌。

克鲁空坐在电脑前安排开庭的时间,见他进来感兴趣地问了一句:“法斯,今天晚上的聚会要去么?”

“一定要去噢。”伊尔洛抱着资料对他微笑,“你好几次都缺席了。”

“戴雅和我说了,我确定去。”法斯说,他不大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如此积极的询问他这件事,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写报告。

下班之后法斯沿着戴雅给他地址到了餐厅,在警察局旁附近,服务生领着他走进包厢,热热闹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显然大部分是不曾想到法斯会来的。随即又沸腾起来。

双晶二人身旁留着个空位,他们叫他坐下来,法斯法先笑着颔首说抱歉来晚了,然后就坐下。他第一眼就先望到坐在对面泰然自若的人。

…安特库。

是真的非常相像,冷淡的眉眼与耀眼的银发,身上披着的白大褂也是如出一辙。他闭了闭眼,然后恢复面上的表情,低声问身旁的84:“对面那个人?”

33抢着回答,“是你们一组新来的法医,黑水晶。”

不是理想中的答案。法斯法非莱特不知该做何反应,但他仍然微笑着,面不改色的打量了一下人群。除了忙案件得不可开交的二组与九组,其他组的成员基本都到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可乐,喝了一口,畅快冰冷的气泡感让他重新平静下来。

“你今天来的很晚啊。”辰砂坐在他右边,罕见地与他攀谈,虽然他也是一组的,又是出身于同一个警校,但他们并不怎么对头,这一次攀谈是很特殊的。

“嗯是啊,把一些工作收尾了,不过还有一些需要做。最烦的其实是案件的收尾。”法斯想他几乎不参加这些聚会也不休假,基本是跑到各组去连轴转。

“琐碎工作太多,必须让人仔细又小心。”辰砂的评价倒是异常中肯,“你们组新来的那个法医,和原来的长得很相像啊。”

“…对。”法斯又喝了一口可乐,他第一眼看到也觉得几乎是一模一样,看来他们这次这么积极主动的让法斯过来也是因为这个新来的法医黑水晶了。

他又瞥了一眼黑水晶,正巧和他的目光相对。这么一看其实黑水晶和安特库就没那么相似了,黑水晶的样貌更要锐利些,眸光便是锋刃,但安特库并不是这样。二人只是五官轮廓上的类似。

黑水晶收回目光,淡淡地继续和郭斯特交谈。

法斯感觉空气似乎一瞬间凝固起来,他默了默,随即笑着朝大家赔罪。抱歉,家里有事。他用的是最为得体又老套的回答,离了席。

“……法斯不是孤儿吗。”波尔茨在嘈杂中戳破真相,可大家都当没有听见。

法斯一个人走进黑暗的楼道里。他停了下来,喃喃地念道:“安特库。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他颓然地靠在墙上,接而道:“很久没有想起你,觉得有些陌生了。”

身后有人踏着清脆脚步,声音似曾相识。法斯猛地转回头,安特库抱着胸,一身白大褂,对他摆出不假辞色的神情。这是他二十六年中的人生中经常看到的,可下一秒他就将指抵在唇前,消失在火焰中。

还是走不出去。法斯垂眸,他明白这是幻觉,这幻觉已经有五个月没有出现,因此他觉得自己如安特库所愿放下了。还是没有。

他突然想起那个叫做黑水晶的人。在灯光下他们两个人对望,他的曜色瞳仁里有璀璨的星火和北国的冰雪,就这样直直的将法斯为了抵挡阴影而燃起的漫天火焰彻底融去。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