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三颗糖.01



*磷黑/25岁研究人员法x25岁研究人员黑

*ooc,私设诸多,部分男性设

*现代pa


黑水晶曾经悄悄地暗恋过一个人。

那个人么,有着湛蓝的发和瞳仁,笑起来是粲然的星辰,数学是永远的满分,抽屉里是满满的粉色书信。他丢过两个学生证,都被黑水晶捡到了。一个学生证被黑水晶还回去了,一个留着。

他是法斯法非莱特,是黑水晶所爱的人。



黑水晶匆忙地行走在冷清的道路上。他跟随导师来研究这里的特殊地形,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驻足。不知道在这座清冷的小城还能见到法斯法非莱特。法斯穿着件黑色的外套,外翻的卫衣帽子里放着大把大把的糖果,靠在路灯杆上昏昏欲睡,天色刚亮不久,黑水晶本是要早早奔赴现场去研究地形的,却待着了。

法斯没变多少,顶多是身量又高几分。读书时便是如此,长得飞快,黑水晶是要比他矮上半个头的。他少年时有失眠症,常常整宿睡不着觉,和学习的他在宿舍里唠唠叨叨,他强打着精神,借着小台灯看辅导书做五三,听见上床法斯的说话声渐渐小去,最后终于睡着了。黑水晶探头一看,嚯,靠着墙睡了。

黑水晶想得出神,却看见一只白皙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回过神,法斯双手环胸,笑的好看,道:“黑水晶,好久不见。”说罢,他的手指变戏法似的变了支棒棒糖出来。

“吃吗?”法斯问。他读书时就这样,口袋或者帽子里都是糖或小甜点,以便上课时随时随地的拿出来吃。黑水晶作为他的同桌也曾经被他投喂过,不过不是那时候,是在黑水晶坐在他旁边时,隔着个过道,糖丢在他桌上。

黑水晶接过去却不吃,他放进口袋里,“你来这做什么。”

“来玩。”法斯说,他的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正经,“其实不是啦。我有事来这里办。”

“哦。”黑水晶应了一声,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欣喜,只得倔强地扭过头,视线落在远处的山顶,“我先走了,还有事。”

法斯朝他挥挥手,“好。有时间聚一下!”他的语调是轻巧又高扬着的。

待黑水晶快步离开之后,法斯才从帽子里掏出两颗糖,利落地剥开糖纸,丢进嘴里。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



本以为能与法斯见面就是偶然,却不知道法斯居然还是他的临时同事。法斯蹲在一块岩石旁,饶有兴致地测量着它,白皙修长的手指握着笔,书写下一串字与数字。

黑水晶看着他,默了一下。然后道:“这次打算待几天?”他不知道这种口吻像极了醋坛子被打翻后发出的味道。

法斯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走呗。”他脸色是白的,看的出这不是肤色缘故,黑水晶微微蹙眉,他道:“身体不舒服吗。”

“还好,有点胃痛。”法斯说,“不打紧。”

“你高二崴脚,也说不要紧。然后一上场打球,打完四节,躺了一个月。”

法斯本人算是个喜欢逞强的。他爱把各种责任担自个儿身上,即使这不算他的。篮球队的主位PG突然受伤,遍处寻不到合适的替补,篮球队队长邀他,他便答应了。即使他的脚伤严重到一步路都走不了。

那一天一结束比赛,法斯直接摊地上了,右脚腕肿得不忍直视。女生们尖叫着围上来,给他嘘寒问暖。法斯却朝黑水晶笑嘻嘻地招手,“我厉害吗!”

黑水晶犹豫了一下,说,“嗯。”然后他走过来,俯身蹲下,“上来。”

法斯连滚带爬的上了他的背。法斯很高也很重,但那一次黑水晶却不觉得。他背着法斯出了场馆,听见法斯带着笑意的声音:“黑水晶,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