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甜歌(上)



*磷黑磷/23岁原法x25岁黑水晶

*bg注意(但感觉没有特别明显的倾向),ooc,私设诸多

*现代pa三发完



这座城市从来不缺乏失意的年轻人。法斯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昏黄的路灯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法斯原本尚算稳定的生活在三天内迅速的变化,在得到一份稳定的实习工作后,她因为仗义执言而被上司毫不客气地开除,在垂头丧气的回家之后发现她的居所已经属于违约的房东。

深夜十一点,繁华城市的道路上仍有喇叭声不厌其烦的响着。有两位年轻男子跌跌撞撞地边走边吻,即使在当今这个支持同性之间爱情的社会,这样的勇气也十分难得。法斯在心中暗暗钦佩起来,然后她靠在长椅上,阖上眼,昏昏沉沉的睡意一瞬间席卷了她。

在黑暗中,是一个声音在逐渐沉寂的感官中响起,字字句句清晰至极。“法斯,好久不见。”

法斯猝然睁开双眼,她看见黑水晶站在她面前,穿着衬衫,挺拔的身形如霜雪。他丢给她一件黑色的外套,继而淡淡地道:“这么久不见,你越来越狼狈了。”

是的。好像每一次相遇都是在最狼狈的境遇里,不论是初见的倒霉还是倒追过程中每一次的偶然,她总是以狼狈的模样出现在黑水晶的视线中央。

黑水晶与她就这样对视,然后黑水晶再度沉声道:“穿上,然后,和我回家。”



法斯稀里糊涂地坐在了黑水晶车的副驾驶位上,系好了安全带。这个位置嘛,好比读书时黑水晶自行车的后座,总是很抢手,也有很多女生想要坐,但黑水晶总是不假辞色的冷脸拒绝。独独有一次是例外,元旦汇演时法斯在戏剧社的年度表演中扮演民国英国裔女学生,一切都十分的美好,但是在正式表演中黑水晶作为个连排练都不必上的跑龙套,却让她从舞台的十二层阶梯上翻滚而下。

那一天黑水晶来医务室,黑色的瞳仁里是看不出情绪的黯淡,法斯的脚腕红肿得很厉害,手臂上也有好几处擦伤。这一幕戏原本是法斯英勇就义,那么变成讨厌的偏日学生把正义的女学生推下楼梯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桥段。

“戏剧社的大家都身经百战……应付的很好吧?但如果我能多一点戏份就更好了……”法斯嘟囔着,又接上一句,“毕竟我也是很厉害的喔!”

当时法斯说完这段话以后,黑水晶把她横抱起来,法斯不敢言语地蜷在他的怀抱里,黑水晶就抱着她穿过冷清的校道,把她放在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上,接着骑上去。法斯偷偷拉住他的衣角,黑水晶说,“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

“宝石路927号301室。”法斯不敢大意地报上数字,在心里悄悄地窃喜。

黑水晶带着她骑出校门口,下午的光如此美好,就算有保安在身后气急败坏地高叫是哪个班的也无法影响。他们身上都还穿着民国时期的学生制服,法斯探头去看黑水晶,黑水晶的侧脸线条是硬朗却流畅的,他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然后道:“坐稳了。”

黑水晶的速度骤然加快,法斯小小的惊呼一声,便由着惯性一把抱住了黑水晶,黑水晶没有叫她放开,她便更觉得这叫恩赐。

烟尘在身后扬起,少年载着少女,柏油路上留下车轮的痕迹,少女在他耳边悄声说我好喜欢你。



法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黑水晶俯身,手撑在副驾驶位的边缘,瞳仁与她相对。

原来睡着了。

法斯揉揉眼睛。黑水晶见她醒来便又坐了回去,面上透着可疑的红。好像读书时期就没有看见过黑水晶脸红呢…法斯这样想着。

“有过。”黑水晶说,法斯这才觉察自己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了,她忙追问,“什么时候?”

黑水晶瞥她一眼,说,“先下来我再告诉你。”

法斯把身上的外套拢了拢,打开车门,下了车。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