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与你



*磷黑/17岁学生会会长法斯x17岁学生会副会长黑水晶

*ooc,私设诸多,男性设,有特地搞笑夸张成分,很烂,非常烂

*学生pa/一些相处片段



01

法斯和黑水晶骑着单车在清晨的道路上驰骋,车轮碾过落叶发出响声。法斯左手松开自行车手柄,单手扯了扯闷的紧的领带,“为什么上台主持就要穿制服,走路放不开啊。”

黑水晶也颇不适应的拉松领带,“没办法。”他瞥了一眼法斯松开两颗的扣子,又道,“扣好。”

“勒死了。”

想必等一下又要被女生腹诽法斯法非莱特放荡不羁。黑水晶想,但他没继续提醒法斯,而是转过头继续行驶。

学校门口一片冷冷清清,学生会的成员们已经等在门口,法斯翻身跃下单车,“久等了。”

“久等了。”黑水晶也说,保安给他们开了个小门,让学生会的成员可以提前开始布置元旦汇演的场合,他和黑水晶先慢吞吞地前去停放单车处停下单车,才前去礼堂。

礼堂的地面上杂乱一片,法斯走进来时险些被绊倒,黑水晶拉了他一把,“小心点。”法斯点点头,蹲下来挑起让他绊倒的蓝色横幅,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磷黑一万年。
——磷黑后援会

还画了法斯和黑水晶的Q版头像。

……什么邪教组织。这是法斯和黑水晶的第一反应,随即法斯把横幅卷起来收好,抬起手扬了扬它,“这什么玩意儿?”

学生会的宣传委员一惊,踩着那双黑皮鞋噔噔噔的跑过来,踮着脚尖抢夺那个横幅,法斯把横幅给了她。

“什么东西?”黑水晶问。

“就是你们两个的粉丝应援横幅啊!”宣传委员说。黑水晶蹙起了眉,法斯却很畅快地笑起来,“哈哈哈好。”

黑水晶看他这模样,应该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含义。但作为被压的那一方,他心情当真不大好。

然后法斯说,“嗯,做得特别棒。加油。”

黑水晶差点掐死法斯:“闭嘴!!!”



02

上午十点才开始元旦汇演,法斯和黑水晶溜溜达达地走到教室。法斯和黑水晶的座位是一起的,当法斯和黑水晶拉开椅子时,哗啦一下,抽屉涌出大波大波的信,两个人吓得一退,就这么一下功夫,两个人的座位上就都都堆满了粉色的信。

“?!情书吗。”法斯捡起一封,打开一看,嚯,还真是。他逐字逐字认真的看完了,然后评价,“写的挺好,就是写错人了。”

黑水晶也打开一封看了一下,没看完就把情书扔了,他横眉道:“什么意思。”

“不应该写给你吗。”法斯说。

“闭嘴。”黑水晶把那捧信收好,丢到垃圾桶里去了,然后他转过头,“我建议你也给丢了吧。”

“啊为啥?”法斯凑过去,捡起一封信,黑水晶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打掉了,“没有为什么。”

“你吃醋了?”

“放你娘狗屁吧。”黑水晶青筋暴起。

“写的什么呀。”

法斯又去捡。

“你是狗吗?!不要捡!”

谁他妈能说的出口啊?!

法斯的情书是情书,怎么他的情书就是小黄书?!还是以他和法斯为主角的?!



03

元旦汇演总算来了。黑水晶青着张脸站在后台,等待学生全部落座之后才叫昏昏睡着的法斯,“该主持了。”

法斯惊醒,跳起来,“好。”

于是他和黑水晶一起站上台时,全场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黑水晶和法斯就一言一语开始主持。

然后法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蓝色横幅。

他决定临时更变主持内容,于是说,“那边举着蓝色横幅的女同学,对,坐在最中央的那个,麻烦念一下横幅的内容。”

黑水晶几乎即刻抓住他手腕,低声询问:“你干什么呢?!”

“好奇。”法斯低声解释。

于是那个女同学——宣传委员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吼了出来,“磷黑一万年!”

要不是现场没有校领导在场,大概宣传委员就要被撤了。

“好极了。”法斯微笑。

“磷叶石?!你他妈?!”黑水晶改为抓住法斯领子。法斯的小名叫磷叶石,这不是什么秘密,全校都知道,但如果真叫法斯磷叶石,估计法斯也会炸毛。

“哈哈哈不要在意嘛,继续。”

黑水晶忍气吞声到最后一个节目。

最后一个节目是法斯的钢琴。

法斯神情专注地坐在琴椅上,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纷飞,白衬衫勾勒出少年美好身躯,他湛蓝瞳仁里装着大海,他就望着黑水晶的方向演奏,法斯唇角有一个耳麦,他轻声开口吟唱:“刀戟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黑水晶的心猛地一颤。

他唱着,手下动作不停歇。

一曲将终,“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

曲终。

他站起来朝观众鞠了一躬,掌声热烈,黑水晶站上台,法斯朝他走过来,黑水晶正欲要说结尾词,就听见法斯道:“这首歌其实是献给某个人的。”

黑水晶瞳仁一缩。

法斯笑着,“这个人,是黑水晶。”

然后他转身执起黑水晶手背,印下一吻。

-end-

烂的不行,写着玩玩。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