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十里星.01



*黑磷/Alpha战斗组黑水晶xOmega战斗组偏月法斯

*ooc,私设诸多,ABO设定,cp无生子,还是有点障碍。

*末日血脉pa



黑水晶匆忙的行在基地的走廊上,现代机械化的走廊上到处是宝石血脉者,全部有各自的任务。他被派遣了一个棘手的差事——挑选有潜力的宝石血脉拥有者为训练对象,最好是和失踪的法斯法非莱特相同的磷叶石血脉者。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想念那个家伙了。那个有碧色清爽短发和带着合金血脉的双手以及玛瑙血脉双腿的家伙,他永远只会对他露出笑之后蒙混过去,无论遇到多么大的事情,包括发情没有抑制剂。

……对了,还一定要Alpha。

法斯法非莱特的性别好像只有露琪尔和老师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露琪尔一向闭口不谈,至于老师大家则谁也不敢去问。想必应该也是Alpha吧,否则又怎能在老师的挑剔目光下入选预备营,最后低空飞过考核真正进入宝石血脉人的残忍基地。

他仍然记得那一天法斯在丧尸群中,安静地朝他微笑,然后转身斩杀一片丧尸,那微笑的意味不是别的,正代表着所谓的离别,然后黑水晶就被刀所带起的惊人狂风掀走,再赶回来远处已经空空一片,只有一缕翠绿的发。他25岁以前跟随郭斯特和拉碧丝在图书馆整理资料,很少参与正面战斗,直到拉碧丝被同化为丧尸,直到郭斯特被粉碎在丧尸群中,带着亮眼颜色的血液中还有宝石血脉的痕迹,为了救法斯法非莱特。才真正的接触战斗。

想多了。黑水晶低下头,小辈们敬仰地朝他问好。他是目前长期活跃在基地中较小的前辈,除了法斯法非莱特,比他小的战斗组人员都会称他为前辈。

黑水晶推开预备选拔室的门,十多个少年坐在里面,他一眼扫去,没有碧色的发和瞳。他略略失神起来,即刻他道:“排成一排,依次告诉我你的姓名,年龄,血脉种类。”

少年们报过去,到了末尾仍然没有磷叶石血脉。黑水晶想起翡翠的嘱托,他说最好招进些优秀的新人。他选了两个摩根石血脉纯度为71%和透绿柱石血脉纯度为73%的少年,轮到最后一名少年。

他有着和拉碧丝相同的深蓝短发,瞳仁也是湛蓝的,微笑着的神韵有几分似法斯法非莱特,身上穿着的训练服是法斯从前常穿的冬装式,那家伙无论何时何地都是穿它。他站起来,“莱特,15岁,Alpha,血脉36%为青金石,53%为磷叶石。”

黑水晶被这个数字震撼得有些奇怪,波尔茨是战斗组第一人,90%的血脉纯度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圆粒金刚石血脉种类,使他的身体素质和领悟能力都很高,而法斯法非莱特在失踪前的实力已经算是仅在波尔茨之下的了,这个少年还真是强的,不一般。

“过来。”他说。

莱特顺从的过来了。

从莱特身上,黑水晶感到了久违的星辰气息。


黑水晶把三个少年安顿好时已是疲惫不堪,露琪尔的反复询问莱特更让他烦躁。这是夏日,宝石血脉的缘故让他每日至少要十五个小时的睡眠,如今么,黑水晶想了想,离这天结束仅仅只有六小时。

他躺下来。

法斯法非莱特失踪已经整整两年,这两年有更多的同事死去,和丧尸的战争永远在胶着状态,他在度过两个不曾有法斯法非莱特叨扰的夏季后,心中空荡荡。

他很久没有想起法斯法非莱特了,在清醒的时间。法斯法非莱特的面容仍然清晰,他记得法斯在失踪前给他的花环,他嫌弃的紧,却把它和抑制剂放在一起。现在花环早就枯萎,放在柜子里成为灰烬。

今天的莱特和法斯太像了。他没有办法安下心去睡觉,和法斯法非莱特刚被抓走时一样时。法斯站在丧尸群中,对他微笑的模样,每夜都出现在他的梦中,而他无力拯救,旁观在此。无数次祈祷后,他在窗边吹着法斯的笛,法斯对笛这种乐器有天生的领悟力,吹的挺好。而他么。

他已经厌烦祈祷。

黑水晶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很快阖目沉沉睡去。他隐约听到有人在他窗边吹笛,吹的是法斯法非莱特曾经在很久以前吹过的一支悠扬的曲子。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