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期限♬

=岑宸/四味。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师兄心头好。
扩列请戳→3024971752

最后一次.03




*磷黑/16岁高中生月法x26岁总裁黑水晶
*ooc,私设诸多,全员男性设
*现代pa




黑水晶回到公司的时候一切仍然井然有序,忙碌了一个下午过后,他走进办公室。

安特库坐在沙发上对着报表,这本不应由他这个大股东来做的——于是黑水晶问,“你很闲么?”

“是的,差不多吧。”安特库说,他神色有些微地疲倦,“老师要带学生出去学习二十天左右的时间,一个半月后就有全国高中生的篮球比赛,问我要不要去帮忙训练一下。”

“你答应了。”黑水晶的语气是肯定的。

“对。老师这几天让他们自主训练试试看,然后等久点我再去指导。”

黑水晶和安特库自年少起就是一对默契十足的搭档,早领悟到了他的意思,言外之意不过不放心那群孩子自主训练的效率。黑水晶不由得想到了法斯法非莱特,这个少年大约什么时候都拥有一定的领导力。

“你有粗浅了解现在队里的配置吗?”

“没有。老师说要传给我资料。”

好吧——黑水晶想,他莫名其妙的有些迫不及待将法斯法非莱特这样的人旧事重提一番,但他想想算了,倒不如给安特库一个惊喜。

他闭了闭眼,揉了揉太阳穴,把那件新的外套整了整,站了起来,“我得先走。”法斯法非莱特还在病房里。

他脑补出少年孤零零的坐在病床上,凝视着虚空,半响后孤独的叹气。

他从书架上匆忙的拎了本书,走了。


其实法斯根本没像黑水晶想象的那样无事可做,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父母,梦见自己,梦见辰砂,梦见黑琪赛特,甚至梦见波尔茨。感觉人生中所有的事都梦见了,包括所谓的拉碧丝。

他在梦中喃喃地念,好像缺了什么。

一声尖叫把法斯惊醒,他猝然睁开双眼,护士从门外走进来,抱歉地说了一句,“隔壁有个小孩在打针,吵到您的话抱歉了。”他摇了摇头,说没关系。

护士掀开他的被子,“换药,还请不要见怪。”

他随意地点点头,任凭红着脸的护士在他的腹部上操作,他感受不到一点的疼痛,他每每做及这种回忆的梦后就会感到浑身冰凉得可怕,几乎腾不出任何一点心神去关乎外界的事。

等待护士换完药,把点滴挂上——他依旧从包中摸出手机,柜上还好好的躺着黑水晶的外套。他对外套有着莫名其妙的不适,于是他又推开了一点。

他似乎一觉睡到了晚上,窗外是朦胧的夜色。一群队员们仍旧哭天抢地的求他回去,他一边笑一边挨个儿回了。辰砂依旧是最后一个,辰砂说,让他赶紧麻溜儿滚回去。

[出什么事了?]

[隔壁月人中学又来踢馆,这次金刚老师外出了,没办法,翡翠老师只能答应下来了,说三天之后打球赛。]

[敢情趁火打劫?]

[可不就是看法斯法非莱特小英雄见义勇为来打的?]

[不至于没我应付不住吧?!我们球队的和高三退队的学长又不是吃白饭的]

[队里有几个祸不单行,去骑自行车被撞了,脱臼了,不严重,养个把周就没根了,可肯定赶不上比赛了。退队的那几个要么跟着金刚老师去交换生了,要么就是球技不怎么练生疏了,或者因为学习婉言谢绝了。]

[可以理解。那我看看我能不能去吧]

[你可千万别,死了到时候老师估计要罕见地臭骂我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让我找人?]

[不然呢?]

[我努力吧!实在不行我就逃院]

辰砂没有再回复,看来是对他忍无可忍。

法斯唇角的笑意很快地褪去了。队员们的回复都讲了辰砂和他说的这件事,看来事态是真的严重了,他低头看了看腹部崭新的绷带,叫住逗留的护士。“打扰一下,我要多久能出院和运动?”

“至少要修养二十天才能恢复,运动倒是不限制,但不能迸裂伤口造成二次创伤。”护士倒是很认真地答了,法斯想了想,肯定赶不上了,也不能多欠黑水晶人情,就说,“我能提前出院回家休养吗?”

“……为什么?可以是可以……”

护士的话被推门声打断,黑水晶从外面而来,“不好意思,来晚了。”

护士似乎是特地逃避这个话题似的,匆忙地离开了。黑水晶没有察觉到些什么,他的背脊仍然是挺直的,神色也没有半分波澜。

他给法斯带了一本书。法斯随手翻了一下,是本世界名著,挺有意思。作者语气诙谐,他说了声谢谢。

法斯其实挺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和黑水晶说先出院这事,他还是打算先斩后奏,老师也得二十天之后才能臭骂他。

他这么想着,和黑水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也许是因为点滴药物的缘故,他困的没边儿,转眼就睡了。

黑水晶想了想,突然发现,这一天法斯和他都没有吃东西。

他的目光游移到了少年的手,那一定是双灵活至极的手,好看而有力。他的视线向上游移,法斯的上半身是赤裸的,因此他能很清晰的看到,法斯的漂亮而线条流畅的颈部上有一圈——是的,就是一圈,黑色的纹身。

他忍不住碰了碰。

-tbc-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