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岑宸/宸宸/阿宸/岑岑


脾气臭文笔差。
底线我亲爱滴茶爹爹。
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杂食。
磊伦一万年不接受反驳。
扩列请戳→3024971752

长年欢喜.02



*损友组/磷黑磷无差,含微量其他cp
*ooc,私设诸多,部分男性设
*校园篮球队pa。



“啊——真是抱歉啊。”法斯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黑水晶坐在他旁边,凝视着他,法斯说道。

“这是我们的宿舍吗?”法斯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语气是肯定的,“设施真的一点没变呢。”

他的目光触及对面空荡荡的两张床,又骤然暗下去了。法斯坐起来,“……真的很抱歉之前走了这么久。”

“你也知道啊。”黑水晶的声音也是沉沉的,他的手指蜷起来,黑水晶总算没把“你为什么要绑绷带”这个问题问出口,他站起来,“我去换衣服了。”

法斯也坐起来,赶在黑水晶拿起校服进卫生间锁门前挡住了门,“你不多问?”

黑水晶的表情很隐忍,“不多问。色鬼,滚开。”

黑水晶半褪下的衣服露出的少年身躯是白皙的,劲瘦的,上面光滑得没有一点伤疤。法斯想想,笑着退开了。

“啪”一声,黑水晶干脆利落地带上门。

他迷惑不解,他不知道法斯经历了什么,以前的法斯明明是跳脱的,就算他强硬地把他从卫生间里推开,他也会在下一秒挤进来,而非如今的乖乖退开。

是好事不是吗。黑水晶这样安慰自己,但他心中总有个什么在尖叫着——瞧瞧吧,法斯变得这么多,全部都是因为你啊!他的双臂和双腿上裹着的绷带,是不是因为你的呢?

黑水晶罕见地咒骂一声,把那声音压下去了。

下午还有训练,黑水晶出来时把另一套干净的篮球服带上了,法斯又躺在床上,睡得极沉。他原来是有失眠症的,黑水晶依稀记得,可如今不知是治好了还是实在太累太累了。

他又望向对面空荡荡的上下床。黑水晶在这一年里大多时候是活在现在的,但他在深夜,独自一个人躺着这间原本有四个人居住的宿舍里时,仍然感到像是万年的孤独与寂寞一口气堆积在他身上似的,使他喘不过气。只得拼命地想着那三个人。

无论是拉碧丝,还是安特库,或者是法斯。

黑水晶揉了揉头发。法斯仍旧安静地睡着,以前他的睡相很差,难得睡着一次就要让全宿舍睡都睡不着。他把被角给他掖了掖,法斯不适而无意识地推开了,黑水晶蹲下来,终于决定悄悄地看看绷带下法斯的皮肤。

他从大腿掀起,把被子悄悄地掀开,那层光滑的绷带让他莫名心颤,他的姿势换为半蹲,他用指尖揭开一小块那绷带,突然被子被一下全部掀开。

法斯的表情痛到扭曲,他把黑水晶的手扔开,嘶着。他把绷带弄得服帖,这才用气声说话,“别揭啊……痛死了。”

“……”黑水晶无话。

“你们都知道了?”法斯重新躺回去。

“露琪尔检查出来的。”黑水晶站起来,实话实说,毕竟他很难对法斯说谎,“太好奇了。”

“没什么可好奇的,受了点小伤。”法斯状似轻描淡写地说道。

黑水晶透过他左眼的苍白,能够看到层层叠叠堆积在一起的情绪,令人看不透又摸不透。

“噢,亲爱的黑水晶。”法斯用咏叹调问道,“你——能不能,赏脸借我套篮球服?我空手归来,什么也没有。”

“噢,不可以。”黑水晶刚起个调把法斯给打回去了。

法斯突然间愣住,他伸出手,黑水晶被他突然伸出的手吓到,刚想问些什么。就听见法斯喃喃:“安特库……安特库……”

黑水晶的心啪嗒一下碎了。

“不要!”法斯的双眼登时睁大,她抓住了黑水晶的手,黑水晶不得不打断他,“法斯!”

法斯沉默了,他站起身,“不好意思。”

“不要用和拉碧丝差不多的脸做出这种丑陋的表情。”

黑水晶说出口就后悔了,他看着法斯的背脊一寸寸地塌下去,最终法斯捂住了脸,“对不起。”

什么叫对不起。以前的法斯从不会说这些话。

黑水晶疲倦地闭了闭眼,他想,自从法斯回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生活进展的太慢了,明明只有一个下午,他就感觉度过了一年。

比以前的日子,更难熬。

他突然想起了一年半以前的那个秋日,他们高一,四个人都还很齐全。熄灯的时间,宿舍里都是吵吵嚷嚷的声音,拉碧丝打着小灯看书,安特库复习数学,法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说话,黑水晶就这样躺在上床,和黑夜融为一体的沉默,偶尔会说那么几句话。

他们彼此都把自己当作对方心中的人了吗。

黑水晶失神地想,他已经提不起什么力气和法斯继续斗嘴了,他只能慢慢地行走着。他也没有兴致继续去问法斯身上的秘密了,因为终有一天都会渐行渐远。

宿舍里的寂静被敲门声打破,蕾特蓓莉露的声音:“法斯?你在吗?我要给你量身材做衣服了噢。”

法斯简短地回答,“在。”

他放下手,前去打开了门。

-tbc-

评论

热度(57)